外围买球赛网站 > 都市言情 > 逆流纯真年代 > 第615章 牛是怎么死的
    一声妈。

    都没应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两个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没有明确去说,但是到这会儿,其实两位妈妈心里都已经差不多默认了一件事:

    “我儿子把人家家里小白菜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的小白菜已经被拱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愧疚。

    一个……不知道啥心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江妈这边也已经把人对上号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见过林俞静的,去年过年在庆州逛街的时候遇见过,只不过当时江妈信了江澈的鬼话,以为小姑娘真的就是他支教的时候认识的,一个不太熟的普通大学生而已。

    记忆不很清晰,但是根据面前林妈妈样子可以补充,江妈觉得挺不错。另外,她刚已经拐弯抹角闲话家常地打听了,对方的家庭情况简单而又让人满意。

    “阿……”门外,江澈准备向林妈妈问候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他亲妈说。

    说完,江妈转向林妈妈,郑重解释道:“不能让他随便开口,要不咱俩对付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。”林妈妈点头,“那咱还要问他事呢,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江妈想了想,转向江澈,说:“你那事都办好了对吧?办好了进来,把门关上。接着不管我们问什么,你只准回答‘是’或‘不是’,多一个字,我……我就不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想了想,说:“那我也不吃。”

    这俩……好吓人。

    江澈有点慌,不敢开口,认真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妈妈清了清嗓子,难得一次神情严肃地看着江澈,“小澈,阿姨问你……静静今年是二十一岁,对吧?”

    江澈: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转头朝江妈看了一眼,意思你看,我没记错。然后,到你了。

    林妈妈就这么逃避了关键问题,江妈只好自己来,她的表情比之林妈妈更加严肃,“这个衣服,是静静的吧?”她偏头示意了那件小背心。

    江澈:“……是,不是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能这样?

    俩妈妈互相看一眼,江妈把手里扇子一扔,“不许俩都说,要么是,要么不是,你只许说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澈赶紧把偷摸观察林妈妈神情的目光收回来,“……是。”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“静静先前住这了?”林妈妈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,慌忙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不用问了,江妈神情尴尬一下,转向林妈妈,愧疚道:“对不住啊,孩子没教好……我一会儿动手,你看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林妈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厨房里热气升腾。

    江澈掂着锅走到门口,偶尔翻炒几下的同时靠门听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太需要知道屋外那两位太太在聊什么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江妈见林妈妈的眼神落在厨房门上,就说:“没事,让他烧吧,这小子烧饭做菜都还成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。”林妈妈笑一下。

    “以前家里穷,他爸爸出去给人干活,我又要去厂里,差不多十岁以后,就是他放学在家踮脚做饭,等着我们晚上下工回来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澈真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相比之下,好丢人啊,林妈妈说完突然意识到不会做饭这个事情其实是一个挺大的问题,所以,回头得让老公好好教教女儿了。

    “哪啊,也不知道他手生了没有,做出来合不合你胃口。”江妈谦虚说:“肯定没有你自己在家做的好吃,将就下,不行改明儿咱家下馆子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忙摆手说不用。

    “那就我来试试。”江妈说:“原来开店的时候吧,我还挺忙的,后来他爸办厂了,我反而轻松得多,没事就只能在家烧烧饭,做做菜,闲淡得很……还是你这上班好,你看我这手上的茧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江妈手上茧子现在也不多,但是林妈妈看了,还是认真感慨,说:“就烧饭做菜也是辛苦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闲着没事的时候跟人学了打麻将,麻将牌磨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晚饭,林妈妈吃得很满意,亲妈挑了几个刺,但是从表情看来,也还是自豪的。

    饭后,江澈洗了碗,又带着两位妈妈出去逛了逛。

    倒是没挨打。

    因为三个房间里有一个改了书房,江澈夜里就睡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他觉得两位妈妈都睡着了,江澈蹑手蹑脚爬起来,拿电话盛海房子的固话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俞静还是聪明的,知道喊上赵师太一起回那边等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接起来电话,林俞静忐忑不安地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,没挨打。”江澈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问你啊,赵师太给我分析了,说她们要是能一起打你,事情倒好了。”林俞静说:“我是问她们见面相处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江澈仔细回忆了一下,“好像还成,聊得都挺家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你说具体点啊。”

    具体么?江澈也想具体啊,可是十分努力想过了,“真没什么具体的内容……对了,她们晚上看电视的时候议论过要在阳台养几盆花,还说要是再养只小猫小狗什么的,好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俩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妈可不成,从小到大,我见她种过的花,最后都没太久就死完了,再家里养的猫啊,狗啊,也都奄奄一息送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我回头想想,我能长这么大,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聊了好一会儿,两人把许多之前没想起的童年故事都互相说了。

    林俞静突然才想起来回正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她说话有些害羞犹豫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江澈问。

    “就咱俩的事啊,咱俩的事,她们既然知道了,也误会了”,林俞静一咬牙说,“那她们最后是什么意见,怎么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江澈仔细回忆着。

    林俞静有些紧张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们后来好像忘记这个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当然是没忘的,就在此时此刻,对门两个房间的两位妈妈透过门缝互相看见了。

    都熬着偷听呢,现在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互相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上厕所啊?”

    “你先,你先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误会了,看来小澈这孩子还是懂事的。林妈妈想着。

    真误会了?不会是臭小子故意打电话给我们偷听见的吧?江妈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宜家媒体见面会的一部分记者报道就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不约而同的,大部分的报道都对发布会上发生的事情采用了一种“纪实性”的手法,平铺直叙,不加评论。

    因为事实大部分记者现在内心都已经有所倾向了,只不过因为气功诈骗的事还缺乏证据和调查,他们不敢直接替江澈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所谓“我手写我心”,哪怕是表面看来再纪实性的笔触,依然有许多记者们个人内心的情绪和思考在笔尖延伸出来,无形间引导着大众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就一个事:宜家的商业危机和江澈的个人危机之所以同时出现,并不是巧合,是有人在背后对宜家下手,而这个人,是个老外。老外提了条件,具体不详,宜家江澈没有接受。

    有些报道把江澈说的那个故事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各家还都登了宜家少帅的照片。

    那头牛,要死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ps:2017年5月14—2018年5月14,恍恍惚惚,今天,这本书写了一周年了。

    一年,170+万字,相比很多作者,更新实在惭愧,但是对我自己而言,其实真的已经很难,尤其这几个月,脑子清楚而又敏锐的时候,已经几乎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,亲爱的你们能坚持看下来,更难。

    【谢谢】找本站搜索"笔趣阁CM" 或输入网址:www.hotelkrakow.net
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