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围买球赛网站 > 历史外围买球 >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> 416章 又遭雷劈
    依然是黄鹿镇,依然是那间客栈。

    王五安顿了妻儿,思忖再三,还是拿起了大刀——在傍晚进入黄鹿镇前,尾随在身后的王琨死士,就莫名其妙的撤了。

    绕是如此,王五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看着独自坐在屋脊上的少年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墨巨侠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在南方的天穹上,风云变幻闷雷阵阵,入夜之后,更是数次闪耀着金光映照着天穹,哪怕是在黄鹿镇,也能感受那边传来的意气。

    王五望了望墨巨侠看向的远方,叹了口气,索性捉刀坐在院子里石凳前。

    亦一动不动看南方。

    当一夜春来,院子里那些枯树回春花朵绽放时,王五不明所以,这可是初冬时节,为何会出现这等异象?

    屋脊上,墨巨侠倏然站起,又无力坐下。

    坐下之时,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蔡州城内,冬日干燥。

    夜里,忽有惊雷落下,引起一阵喧嚣之后,惊动了蔡州城内的北镇抚司缇骑,绣春刀光寒冬夜,最终又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有家客栈里,少年雷劈不死。

    再次昏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汝鱼浑浑噩噩醒来。

    烛影摇曳,人影绰约,眨了数次眼皮,才终于看清物事,鼻间传来浓郁刺鼻药味,弥漫着整个房间,夹杂着一股难以言形,却很是好闻的异香。

    仿若体香。

    这股香味,和小小身上的天然香味截然不同,更为娇艳。

    欲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继续躺着为好,华神医说了,你至少得静卧半月,加上药石调养,才不至于像阿牧一样留下捧心顽疾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好听,温软至极,充斥妖媚之气。

    听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李汝鱼忍不住侧首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依然是那个妩媚得让人心醉的王妃,只是脸色疲倦,不复先前红润,似是熬了夜,整个身心都透着一股倦怠的慵懒神韵。

    徒增妩媚,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征服欲。

    无奈的躺下叹了口气,“你现在要杀我为岳家王爷报仇的话,似乎不难。”

    苏苏翻了个白眼,起身弯腰为李汝鱼压了压被子,坐下时捋了捋鬓发,又束了一下翠绿长裙,这才抿了抿嘴,声如软玉的道:“我可只是个弱女子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心中略一荡漾,只因苏苏为自己压辈子弯腰之时,翠绿襦裙本就遮掩不住的那片沟壑风光,便有些跳脱。

    细腻如羊脂,白润如雪。

    苏苏浑然没察觉,继续说道:“你但歇着便是,此地已是蔡州,王琨也不会再让人来追杀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扭头看烛影,发现是夜里,问道:“我昏迷了几日。”

    苏苏想了想,“三日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,如果算上你被雷劈的前两日,你应该昏迷了五日。

    李汝鱼哦了一声,“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苏苏不无捉狭的道:“是她们吧?”

    李汝鱼不着声,既不否认也不承认。

    苏苏轻笑了一声,“阿牧伤势略重,郭解那一剑伤了肺,若非那位姓华的老人是杏林圣手,只怕会重伤而死,但形势也不容乐观,不敢耽搁,送往临安去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“华姓老人说,就算治好,今后大概也不能提剑了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一阵黯然。

    看着李汝鱼沉重的神色,苏苏忍不住有些不忍,宽慰道:“不过你也别太担心,祸兮福所倚,那位老人也说,他有药膏能尽除阿牧身上的疤痕,虽然以后病恹恹的,但也会是个洁白无瑕的美人儿,倒是便宜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无语……

    苏苏又道:“来臣俊护和燕人护送着任红婵当夜先行一步,去了建康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点点头,倏然醒悟,“那这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天都是她在照顾自己?

    苏苏顿时一脸委屈的咬着嘴唇,眸子里泪光隐隐,不无幽怨的道,“你个没良心的才想起啊,这几日你昏迷不醒,我喂你吃喝拉撒,还得给你擦洗身子,我容易吗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大惊,慌不迭撩开被子看了一眼,嗯,穿了里衣,除了皮肤似乎又黑了些,貌似也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于是乎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苏却戏谑的媚笑起来,“擦洗完身子,当然得给你穿上里衣啊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顿时僵滞,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苏苏却噗嗤一笑,“逗你呢,我可是岳家王妃,怎么可能给你擦洗身子,你也不是王爷帝皇,哪能有这待遇,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李汝鱼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苏苏起身,“既然你醒了,那我也去休息一会,你也别乱动,我拿几本书给你看看打发时间。”从一旁书桌拿出几本早就准备好的书丢到李汝鱼床畔。

    出门,苏苏狡黠的笑,亦有尴尬和羞涩之意。

    少年,其实没逗你哦……

    待苏苏离去后,李汝鱼拿起苏苏为自己准备的书,面上第一本书是《玉团》,李汝鱼不甚在意,翻开扉页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这是本春宫书!

    第一页就是男女媾和的旖旎画面。

    心中倒也没多想,只道是苏苏无心之举,又拿起第二本,顿时再次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又是一本!

    李汝鱼迅速翻了下面两本,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全是。

    这女子是成心的罢,自己大伤未愈,她让自己看春宫书?

    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这才符合苏苏那妖媚性情,她若是让自己看那些大儒名著,那才叫有鬼,但是这些书,打死我李汝鱼也不会去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旋即苦笑了一声,这女人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么?

    也懒得去想。

    一个旧王妃而已,手中无权无势,亦不会剑更不是道家高人,就算她要兴风作浪,也没有资格,仅有娇艳之躯一枚,能对自己造成威胁?

    李汝鱼才不相信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却难有睡意,身体有些难受,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似乎是伤势牵动的缘故,于是想找些转移注意力的事做,李汝鱼犹豫良久,鬼使神差的还是拿起了那本《玉团》。

    终究是个热血少年。

    看了片刻,少年有些承受不住,体内如有火焰滋生,不敢拿身体开玩笑,果断弃书,只是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那些春宫图。

    便有些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原来男女之事有这么多花巧,还能有那么多讲究,那个什么深深浅浅什么轻拢慢捻抹复挑什么仙人指路,看起来真是个让人心怀荡漾。

    嗯,真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只是牵过小小手的少年,有些春心荡漾,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几乎是日上三竿,才被容光焕发的苏苏吵醒,见李汝鱼醒了,这位妖媚女子脸上很是戏虐,“书好看吧,可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本能的点头,旋即醒悟出不对,慌不迭摇头。

    已是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苏苏呵呵的笑,一副我懂的神态,不就是性启蒙么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男孩到男人都要经过这一步,别以为你李汝鱼是女帝之剑,就能超脱男女性情。

    那就不鲜活了。

    敢爱敢恨,有七情六欲,这才是有血有肉的英雄!

    苏苏开始收拾房间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苏苏弯腰时,要么正对李汝鱼,要么背对。

    而李汝鱼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总觉得有些躁动,那双无处安放的眼睛,总是不自觉的落在时不时弯腰的苏苏身上,落在那襦裙遮掩不住的沟壑风光里,落在因为弯腰而显得异常浑圆的翘臀上,落在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上。

    以前只是觉得苏苏很妩媚,今日才发现,其实也很贤淑。

    李汝鱼感觉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收拾了房间,纵然是冬季,也累出了毛毛细汗,苏苏于是捋了捋鬓发,望着李汝鱼笑道:“还不起床,难道还想让我给你擦洗身子?”

    李汝鱼干咳一声,挣扎着起来。

    苏苏倒也没真的不理睬少年,莲步轻移来到床边,扶着李汝鱼穿衣……有意无意间,酥胸碰触到李汝鱼肩膀。

    李汝鱼顿时浑身僵硬,手脚更加不利索。

    心中波澜起伏,唯有一念:真软!

    而且香。

    苏苏心中暗笑,范文正说的没错,我是祸国妖精,难道还拿不下血气方刚的李汝鱼?

    搀扶着李汝鱼洗漱后,端了早食进来。

    对坐而食。

    李汝鱼终于静下心来,认真吃饭,依然是每一粒米都舍不得浪费的态度,让苏苏啧啧称奇,“你好歹也是她的宠臣,将来何愁不富贵,甚至天下也有可能成为你囊中之物,怎的像个乞丐一般。”

    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等来回答。

    苏苏自讨了个没趣,放下碗筷,轻声说道:“这一次我出临安,那女人有旨意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有些不悦,我伤都还没好,有什么圣旨都放一边去。

    苏苏也没奢望李汝鱼会回应,继续自顾自的说道:“她说,只要圣人庙的事情没有超脱计划,任红婵南下已成定居,如今北方镇北军因为岳单和赵愭、王琨对峙而乱,正是平定蜀中的时候,等你伤势痊愈,就去渝州,在同知枢密院事安美芹军下任职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个不错的机会,以你的能力,只要有兵权在手,若是平定蜀中,必然声望大振,成为大凉军界最耀眼的新星。”

    “且这一次,你那个好朋友君子旗以及那一千南下的观渔城老卒,都被调往蜀中,正是你培养自己势力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平定蜀中,就是你取赵长衣而代之的绝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苏苏说的很淡,仿佛只是话家常。

    李汝鱼终于吃饭早食,擦拭了嘴角,这才有些不确信的道:“你会不会是在假传圣旨,女帝怎么会让我去蜀中。”

    军事才华,自己哪里有了?

    苏苏不动声色,“假传圣旨可是要杀头的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反问:“她会杀你?”

    苏苏呵呵了一声,许久才道:“会。”

    苏苏回答的不是他的那一句反问,而是上一句疑问,旋即又道:“我就是在假传圣旨啊,那女人的原话是,等你李汝鱼回临安,朕就给你和谢晚溪赐婚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“其实她知道,我肯定会假传圣旨让你去蜀中,但她依然让我来,显然是觉得你去蜀中亦无不可,而且也认为你会去蜀中,所以要不了几日,大概就会有让你去渝州赴职的旨意传来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一阵无语,问道:“女帝是打算先平定蜀中?”

    苏苏点头,“其实相对于赵愭、王琨和岳单,她更担心的是蜀中,之前我还不明白,圣人庙里,听那范姓庙祝之说后,我才知晓,蜀中的威胁远非王琨所比。”

    只因那黑衣文人,亦是当年出游天下之人。

    当年出游天下,民间传言只有四人,其实不然,除了自己、岳平川、顺宗和女帝,还有一个男人,一个连顺宗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男人。

    范文正言下之意,当下天下三分的局势,便是那人手笔。

    苏苏知道这其中的因果孽缘。

    李汝鱼思索了片刻,“如此,待我伤势痊愈,便去蜀中罢。”旋即又道:“收起你的那些心思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小小未及笄,成婚略早。

    况且,体内还有诸多异人,和这些异人一起和小小成婚,总感觉怪怪的,既然如此,还不如去一趟蜀中那边。

    苏苏哦了一声,“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汝鱼语结,还真不知道苏苏想干什么,她假传圣旨不就是想让自己去蜀中,可为了什么,李汝鱼想破脑袋也闹不明白。

    也许,她只是看热闹不嫌事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日后,建康秦淮河畔,持蛇矛的燕人光天化日之下,强势诛杀了上元县令燕狂徒,更是一声怒喝引得秦淮河水倒流,成为一段传世佳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的临安,大朝会上,身披龙袍的妇人面无表情,不顾众多大臣反对,圣旨连下。

    签书枢密院事卢象升即日赶赴广西,率领广西境内的禁军兵马,与渝州的安美芹对蜀中形成夹击之势,务必以雷霆万钧之势,平定蜀中。

    寿州、光州、庐州三地原本和镇北军对峙的禁军兵马,除凤翼轻骑调往渝州外,另抽调五万步军奔赴渝州,由同知枢密院事安美芹全权统率。

    枢密院狄相公由坐镇建康改为坐镇寿州。

    枢密院王竹书,擢升为正六品枢密承旨,权兼枢密院之兵房。

    北镇抚司百户、正七品致果副尉、正七品朝请郎李汝鱼,擢升为从六品振威副尉,六品朝奉郎,职副将,与正将君子旗共掌新建编制的观渔老卒。

    即日赴任。找本站搜索"笔趣阁CM" 或输入网址:www.hotelkrakow.net